要降低国有企业负债率,2020年前要削减约3万亿负债

来源:思裕股票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155

“2020年底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要比2017年底降低2个百分点。”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作出了上述表述。

根据中国投资咨询的统计,如果静态来看(总资产维持在2017年末的水平),降低2个百分点意味着负债减少2万亿到3万亿元。但2016年至2018年7月,国有企业负债规模并未下降。

中国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战略与管理部咨询总监刘认为,在剩下的两年三个月时间里,通过降低负债规模来降低负债率是非常困难的。

“好在《意见》没有对国有企业负债率采取‘一刀切’的态度,而是对不同行业、不同类型的国有企业实行分类管理、动态调整,这在一定程度上会鼓励国有企业加快产业升级优化步伐,降低负债率。”刘对说道。

稳定杠杆的逻辑。

去杠杆化背景下,国企和民企的负债率正在发生变化。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7月末,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6.6%,同比下降0.5个百分点,但较2017年末上升1.1个百分点。其中,国有控股企业资产负债率为59.4%,同比下降1.3个百分点,为2016年以来最低水平。

刘认为,这种“一升一降”的变化,可能预示着国企和民企的杠杆率开始“分化”。

这种分化体现在工业企业的利润贡献率上。

2018年上半年,油气开采、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电力和火电生产供应等5个行业利润增长较多,对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贡献67%。

“以上五个行业更多被国企控制,更有利于国企‘去杠杆化’,而民营企业占比较大的中下游工业企业将通过增加负债和应付账款来应对成本上升的压力。”刘分析道。

在此背景下,9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的指导意见》,表示高负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将尽快回到合理水平并大幅降低,2020年底国有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将比2017年底降低2个百分点左右。

中国国有企业负债率最高时达到149%,近年去杠杆后已降至64.93%。尽管如此,国有企业的平均负债率仍然相对较高。

按照国际规则,资产负债率不应该超过50%的警戒线,否则市场会担心企业破产违约,导致股权变更,企业命运动荡。

就中国而言,地方政府的巨额债务危机制约了经济增长。

根据中投公司的统计,2016年末国有企业负债总额为870,377.3亿元,同比增长10%,2017年末为997,157.4亿元,同比增长9.5%,2018年7月末为1122,240.4亿元,同比增长8.8%,这意味着负债规模并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倪洪福认为,《意见》明确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将下降2个百分点,主要是为了降低国有企业的财务风险。同时,更多的银行信贷资金将释放给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获得信贷资金相对容易。“对于国企来说,未来的发展会受到资产负债的约束。从发展模式来看,要改变过去只注重利润和资产规模的考核管理。”

此外,《意见》没有“一刀切”国有企业负债率,而是明确提出“严格控制产能过剩行业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适当灵活掌握有利于促进经济转型升级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创业领域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

严格控制负债规模。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我国国有企业资产负债连续5年稳定在65%及以下,“稳杠杆”目标基本实现。

“但考虑到1998年国企下岗潮期间资产负债率下降2%,影响不小。”诺亚富校投资研究部基金研究经理李分析。

支持李观点的宏观背景今年表现突出。

2018年以来,结合产业结构调整、出口不振、内需暂时缺位、环保监管等综合影响,部分省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应收账款回收期和存货周转天数有所增加,甚至出现了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量减少的罕见情况。

这一变化表明工业企业资金周转普遍偏紧,经营风险进一步放大。在“两头卡住”的情况下,资金周转只能硬着头皮、靠杠杆来实现。

兴业证券报告显示,根据实际融资情况,机构在高信用风险环境下风险偏好降低,资金集中在央企。虽然央企短期有息债务占比明显上升,但融资现金流仍保持正增长。地方国有企业现金流出现大幅负增长。

在此基础上,国有企业更难降低负债率。

刘认为,切实可行的思路是,加强对国有企业高管的考核约束,争取在2019年底控制住债务规模的脱缰野马,大幅降低其增速,然后确保2020年债务规模小幅上升甚至小幅下降。

另一方面,要采取更多措施,加强国有企业资产管理质量,确保所有者权益增速明显高于负债增速,做小分子的同时成为大分母。比如建立专业的董事会和决策机制,严格论证新项目的经济可行性,实行一票否决制。

但在国企“去杠杆”进入深水区的大环境下,国企尤其是地方国企的还款压力仍需高度关注。

据兴业证券报告分析,从上市公司来看,受融资成本上升影响,国有企业偏好短期融资,短期债务占比上升。地方国有企业整体短期有息债务占比63.47%,较2017年末上升0.91个百分点;中央国有企业短期有息债务占比57.58%,较2017年末大幅增长10.78%。

兴业证券分析师徐寒飞认为,从《意见》的主要举措结合当前债务分布情况来看,我们认为国企“降杠杆”过程中需要重点关注几个主体:一是短期债务占比过高,外部融资存在不确定性;二是水平相对较低的央企子公司;三是低评级、高负债的城市投资;四是破产清算案件发生地区中低评级的地方国有企业。

相关股票

友情链接